• Lois Hong

为什么创作



关于音乐创作


我六岁开始学钢琴,学了十年,后来回想,那十年只能算是机械化的练琴。我对音乐的着迷,应该真正起源于第一把吉他。


初中的时候,班里从南通转学过来一位男生,无意中听说他在学吉他,很羡慕。我一直很想学吉他,原因很简单,去哪里都可以抱着走,而钢琴怎么抱着说走就走啊。但父母那时候只希望我专心弹钢琴。于是偷偷和这位转学生商量,能不能周六上吉他课的时候带上我一起旁听一两节课,他很乐意的答应了。就这样,我们每周六相约一起,骑车跨越半个南京城去学吉他,下课后会在旁边的肯德基吃上一餐,我们经常一起切磋吉他技艺,后来他成了我第一位男朋友,我也顺利的在第二节课上就弹奏出了第一首民谣,因此得到父母的允许,估计觉得可以造就,帮我交了剩下几节课的学费,还买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给我,160元,爱不释手。


我对音乐的着迷在高中时期上升到了最高点,那时候每天放学写完作业就抱着吉他狂弹,关上房门弹到没日没夜,常常废寝忘食。记得有一次,班主任让我们每个人写下自己的梦想,和一句最想对父母说的话,家长会上发给父母们看。我写的是:我想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摇滚吉他手,站在舞台上演奏自己的音乐,希望爸妈能支持我。

那一年我15岁。没过多久,趁着当时一阵出国的热潮,我去了南半球留学。


有时候觉得自己上辈子估计是个音乐家,才会让我这辈子与音乐再续前缘,以至于找伴侣,潜意识里都必须找会唱歌的。

后来的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女朋友,她是一名歌手,虽然她自己不这么认为,但在我心里她就是一名歌手,因为她唱歌的时候眼里是有光的,是那么迷人。我常常对她说,you are the most beautiful when you sing,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when you sing。然后她就会反问我:只有唱歌的时候吗?


她喜欢问我为什么爱她,爱她的什么,我总是回答不上来,她问的紧,于是只好脱口而出:你唱歌好听啊。尽管这并不是我自己满意的回答。而我这样的回答又常常会引起她的小不乐,她觉得我没走进内心。但这却是我唯一能够想的到的回答。在我看来,喜欢也许能说的出原因,但爱一个人真是不太能列出原因,就是爱这个人,不是因为这个人的某些特质,好也好,坏也好,无论是内在的善恶,还是外在的美丑,反正我是没法说的清楚具体为什么爱这个人、爱她什么,我就是爱这个人,如果一定要说个原因,那就只好脱口而出一个:唱歌好听。仔细想想这个回答,也只是让我开始喜欢上她的一个契机,其实反映的还是我对音乐的爱。而我究竟为什么爱她,我爱她什么,因为她是她,我就是爱她这个人。

我和爱人至今都没有走职业音乐这条路,在这方面我们曾经讨论过,发现我们如出一辙的相似。其实我和她都明白吸引力法则,只要足够想,就一定能做到。所以但凡你现在人生所处的位置,无论是不是你满意的,都一定是因为你内心所想,从而播下内在驱动力的种子,潜移默化中吸引来你需要的,摒弃阻碍你的。我们都没有把音乐作为职业的追求,而是作为我们一生中不可或缺的陪伴。

亲爱的,希望我们到了70岁80岁,还能这样弹琴唱歌。


关于影像创作

常常有人问我是如何学拍摄的,如何成为一名摄影师。


有不少人想成为摄影师是因为觉得很酷,拍一组照片一条短片,一天多的可以赚个上万块,还能到处跑。这样的动机并不是坏事,但这不能是主要的动机。所以如果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会先让他们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我是不是真的喜欢拍摄?第二,如果当不成摄影师,我还愿意拍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就具备了进入拍摄领域的最基本条件,如果是否定的,那还是趁早别趟这摊水了,吸毒毁一生,摄影穷三代,倘若不是真爱,赶紧去别的领域发展。我敢肯定,拍摄这种事情,如果不是真正喜欢,花多大工夫也是练不出来的,当然,任何涉及到创作的领域都是如此。

关于如何拍,我觉得很难用语言去描述,方法和风格这两样都不是孤立的,它存在于具体的作品中,无法单独抽出来谈,抽出来便不再是原来那个东西了。每一个优秀的摄影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和方法,是和他读过的每一本书、看过的每一部电影、听过的每一首歌、结识的每一个人、经历的每一件事联系在一起的,原则上是不可学的。很多人问我怎样拍出好的作品,我觉得但凡涉及到创作,能够表达出你所想要表达的,就是好的,一切技术层面的东西都不过是辅助你更好的表达。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很低的标准,就是不去和别人比,自己满意就行,只要我喜欢这么表达,我就这么拍,不要去管别人对我拍出的东西如何评价;但在另一程度上,这又是很高的标准,别人评价再高,自己不满意就仍然不行。其实任何创作都是如此,一个自己真正想创作的作品,一张照片、一部电影、一首歌、一篇文章、一本书,一定要让自己真正满意为止,而只要自己满意了,别人怎么评价只不过是别人的看法,重要的是你自己满意,因为这是属于你的创作。真正的创作者是作品至上主义者,把创作出自己满意的好作品看作最大的快乐。

爱人

关于文字创作

之前有个朋友说她也喜欢写东西,但苦于觉得没有人会想看的,也就不太写了。她问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并不觉得这叫坚持,我是乐在其中。说坚持,搞的好像我为了创作吃了多少苦似的,根本没有,这个过程本身我就在享受生命。所以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写作,除了说喜欢,就是想写,我想不到更好的回答。就是为自己,写作本身让我感到莫大的愉悦。我一提笔,就可以闷在房间里一整天,不吃不喝,就像弹琴一样,是内在需要。一个朋友和我说,你每篇文章都写的这么长,很多人不会耐心读完的。我说没关系啊,我不是为别人在写,我写我的,有人看也好,没人看也好,重要的是写了我就特别爽,如果写了还有人读,并且还能让人产生共鸣,收获点儿价值,那只是我的创作所附带的附加品,只是锦上添花,不是我的目的。


但凡是精神上的生活,包括宗教信仰,艺术创作,都是首先为自己,自己满足了就好,如果是为别人,那就多少带有一些功利性或我执。


久石让曾经说,“我作曲并非为了讨人欢心,虽然我希望创作出能让人感到喜悦、以人为本的音乐,但我在作曲时,从不曾在意别人的评价。在作曲时,我从未想过做出来的音乐要触动人心,或要写出一首令人为之落泪的优美旋律等等。听众想如何诠释应该是他们的自由。”


写作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自我修复和成长的方式。它让我能够更细致的品味和思考外在的经历,与苦难相处,自己与自己谈心,并从中得到放下和解脱。史铁生先生说,他不能用腿走路了,就用笔来走接下来人生之路。说的正是类似的感受。

当我们刻意去思考什么的时候,未必会思考出些什么所以然。而当我们什么也不想的时候,时常会有稍纵即逝的碎片思维,大部分人不会去留意这些,过去就过去了,但如果留心用文字将它们记录下来,便是你日后创作的源泉,满满的价值。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写作、拍片、还是作曲,都是一样的,让我们留心捕捉生活中不经意流走的瞬间,将它们记录下来。我发现,在一次次写作的过程中,我们真的可以让自己跳到一个局外人的位置,从多个视角去看待曾经发生的事情,从而转化为内在的财富,由此来超越自己。

父亲

关于创作本身


无论是音乐创作,影像创作,还是文字创作,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完全为自己创作,完全依循个人的信念和价值观进行创作;第二种是将自己放到社会中,以商业的角度作为方向进行创作。

我一直认为第一种创作更接近艺术创作的本质,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意思也是最自由的东西,说它是最自由的东西,首先是建立在为自己之上,唯有为自己,才能拥有自由的心态,不为迎合读者,不为迎合观众,不为外界,没有功利的考虑,追求创作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第二种创作则是大多数以创作为职业的专业人士所接触的范畴。这类创作通常会失去一些自由的本质,这个时候,能够给作品下结论的绝对不再是创作者自己,而是客户,或是社会的需求。法国作家列那尔曾说过,“我把那些还没有以文学为职业的人称作经典作家。”讲的大概是相同的意思。


相当多的创作者都常常在这两类创作的夹缝中挣扎,追寻所谓的平衡点。如果你问我在拍摄的过程中如何去寻找这个平衡点,我的方法很简单,将这两种创作类型严格划分开来。其实无论是自己,还是这世上一切的人事物,没有一样是永恒不变的,如果能保持这种思维,就能拥有非常开阔的视野和格局,在进行第二种创作的时候,就更容易放下自己,以客户的需求为目的,而客户和创作者本身也是相辅相成的,一个有缘的客户必定也是能够给予创作者足够的信任和创作空间,让其最大化的施展才华去创作作品。


我觉得这两种创作类型没有好与不好,无论是哪种创作,期望创作出好作品的心态是一致的,区别在于两种创作对于价值和意义的认知不同。如果你决定以创作为职业,那么也可以为自己保留一个独立创作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内,一切创作都只为自己,回归创作的本质。

满月下的洛杉矶黄昏

我自认为是幸运的,无论是音乐创作,影像创作,还是文字创作,我都可以去做,当然,这也是我在追求“自由”这个人生目标的道路上,所吸引来的。


公众号在不定期更新的频率下做了两年了,没有做过任何宣传推广,都是靠有缘的人们自身产生共鸣的转载与推送,后台读者说多不多,说少也算是积累了一些,时不时收到留言,表示喜欢读我的文字,引发共鸣。

之前被邀请去一些分享会,让我谈谈如何进行影像和文字创作,我说我既没有出版过什么书,也没办过什么个人展,我甚至都不是以创作为职业的,但后来想想这些可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确喜欢拍摄,也喜欢写作,包括音乐,艺术创作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个重要内容。


我至今一直没有纯靠创作吃饭,音乐和文字都只是精神食粮,除了在影像拍摄上,这些年逐渐变成了半个职业,但我仍然保留了很多只属于自己独立创作的空间。曾经有公司想和我的公众号签约,想了想还是拒绝了。目前我还是希望尽可能多的保留自由创作的本质,对我而言,唯有为自己创作,才能保持灵魂的真实。相反,倘若为他人创作,就必定会受他人眼光和喜好的支配,或者夹杂利益的牵扯。我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另有稳定的收入,然后把艺术创作当成一生中不可或缺的陪伴,在保留自由本质的前提下,能顺便补贴家用,可以,不能,也好。

这让我想到,在这一点上,我和爱人对待音乐的态度是不谋而合的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