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溥|台北legacy演唱會上宣布離婚的影像



十几年前有一个女孩子唱了一首张悬的《喜欢》送给我,我觉得很好听。她说我感觉很像张悬,张悬是她最爱的女歌手,只是我唱歌很难听。后来这个女孩子成了我的第一个女朋友,那是我第一次和女生在一起。因为她,我开始听张悬的歌。张悬的歌不多,简洁深刻,我听歌喜欢看歌词。那段年少的恋情持续了差不多两年,后来我们分开了,但是张悬成了我心里独一无二的女歌手。后来张悬改回了她的本名,现在我应该称她为安溥了。

前阵子看到这段影像,觉得很感动,和读者们分享。一是因为她是安溥,二是因为自己和身边人一些相似的经历。这两年时不时收到一些留言,关于我私人情感的留言,一直没有专门回应过。我不是公众人物,只是因为一直在做的事,在生命体验的旅途中,循序渐进地收获了一些关注。但因为看重自由和爱,理解世界遵循因果定律,所以很多时候在收获更多名和利的面前,我选择做取舍,不想影响到自由和爱的本心。这也是我更喜欢微信这个平台的原因,也一直没有把公众号和视频号做成太商业化,我希望它还是属于我们比较私人的地方。 也是因为将微信看成是比较私人的地方,爱又是自己生命里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曾经发在这里的一些创作,偶尔夹杂了私人情感。既然后来越来越多的读者读到了当时的章节,那么借着安溥的这段影像,点到为止,在2020年的时候我结束了一段7年的感情关系。当时没有专门在文章里提及,也没有刻意去删除影像文字内容,因为坦然接受缘尽之后,其余相关都变得不重要。我也不会抹去自己用力去爱的所有,不否认那都是我们的生命痕迹。也出于对过去情感的尊重,不擅自说话。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不存在绝对的好坏,感情更是无关对错,都是经历,让我们成长为下一秒的自己。我们在爱的时候,有多用尽全力,在告别的时候,便可以有多不遗不憾。我理解安溥,我们都接受,当一段缘分走到了尽头,如果继续留在关系里,不仅不能够让我们变得更好,反而只剩下消耗和捆绑时,祝福彼此,放手是另一种对生命的成全。重要的是,在飞蛾扑火与披荆斩棘后,我们仍然有数不尽的浪漫和爱,迎接下一段旅程。 安溥说这段话的时候,我很想拍拍她的头,我知道当她温柔却不乏力量地说出这段话时,她体验着怎样的内心旅程,我理解她说的每一句话,我也知道经历过这一段的安溥,会是一个全新的更完整的安溥。我相信这个时代越往后发展,会有越来越多人经历这样的生命体验,我们因而冲破局限,我们因而获得自由,人类因而得以进化。


ps:关于影像里提到的,安溥还未尝试但准备尝试的心理咨询部分,我可以简单分享自己的体验,很值得。大概是五年前,我开始接触心理咨询的领域。我有两个长期的咨询师,从一开始的咨询关系,到后来我们将彼此看成是长期的导师关系,一位是中国的咨询师,一位是国外的咨询师,他们也让我分别在中西方不同的心理学和灵性领域里收获了不同的提升。这也是我常提到的,舍得投资自己的另一部分之一,好的长期咨询费用不会低,但非常值得。


这三十几年的多国文化生活经历,让我感受到,这个世界没有哪一种模式,没有哪一种文化,没有哪一种体系,没有哪一种理念,没有哪一种制度,没有哪一种教派,是绝对的更好。就像我在课程里说的,这个世界不存在绝对的真实和真相,我们也不需要某一位或者某几位权威的精神领袖,每个人都可以是我们的老师,这也是我做课程的理念之一。我倾向于多方面多元化多认知,但不依附于任何人事物,然后在自己的生命旅途里,需要用什么的时候,拿过来用,不需要的时候,放回去就好了,无论是佛家,道家,儒家,还是西方的宗教,心理学,灵修,等等。

一个朋友问我,你做课程最终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我说,大概就是我能够为人们创造些价值,但是人们不用认识我,我仍然是自由的。

好好爱自己,然后好好地爱世界。当下我也有爱的人和珍惜的缘分,至于是不是仍然会在创作里真情流露,取决于当下我们自己的决定。心之所向的缘分,多远都能感应。活在缘分里,而非关系里,这个世界不是被谁照亮的,但是当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旅程里发着自己的光,世界自然而然就更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