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山和我们 我和你



我提前回到加德满都,此刻坐在民宿的露台上,吃着早市买的面包,心里挂念着仍然在山里拉练等待冲顶期的山友们,一边开始对接五月的工作安排。

四月的这趟珠峰行是一次临时的行程,原本没有档期,因为一个项目临时的取消,在全队出发前两天加急办理进山手续。和强子说,这次只跟到Lobuche6145m,为接下来的马纳斯鲁8163m和珠穆朗玛8848m两个登顶拍摄,提前做更充分的准备。


每一次登山拍摄都能结识一批可爱的山友,我喜欢为每个人用影像记录点滴,我知道对于一些队友们来说,这可能是一辈子仅有一次的瞬间。尤其是对于8000米级别山峰的攀登,耗时将近两个月在喜马拉雅同甘苦,纵使下山后回归于各自的生活里,不再有交集,这些都是我会记一辈子的珍贵缘分。


丁丁问每个人为什么登山,每个登山者都有自己的答案,有的人是因为心底那股征服欲,有的人是因为那句“山在那里”,有的人是为了名和利进而改变命运,有的人是为了挑战自我,有的人是为了踏寻故人的足迹,缅怀逝去的亲人,等等。我觉得无论是怎样的机缘,跟随内心都是一件喜悦的事。


问到我,登山对我而言并不是宏大的愿景,珠峰也只是其中一座雪山,我并没有因为它是世界之巅而对它有特别的执念,不出意外的话,它会是我的第二座8000米雪山。

对于登山,我没有清晰的目的,它是我生命中另一件不求回报仍然会一直做下去的事,它是我与自然交融的一种方式,只能用前世的缘分来解释这种与生俱来的链接。登顶固然振奋人心,但顶峰不是重点,不是终点,我享受的是和山相处的过程。


雪山对我而言是“我和你”,不是“我和TA”。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