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爱的发心|做品牌|量子力学|佛



爱的发心|做品牌


自从离开创业公司的团队开始自由做热爱的事之后,我被问起最多的问题便是,你的主业是什么,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我这会儿坐在博卡拉的湖边,写下这篇文章,一位山友恰巧分享了关于Jimmy Chin的一张简介图——“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你的工作”这是Jimmy Chin父亲对儿子的评价,在父母眼中,Jimmy Chin的职业是“流浪汉”。山友说,在他眼里我也是这样的人。中文里对于流浪汉的传统解读似乎不是那么美好,但我挺喜欢这个词,我在自己的网站(loishong.com)里也称自己为Global Nomad,翻译成中文大概是,全球不定居所生活的人,其实说白了,和流浪汉区别不大。



但这些年流浪的生活,我做了非常多的事,比曾经在公司经历的多的多的事。一个正在二次创业的伙伴和我聊起他近期的思考,他问我,你觉得创业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说,我以前觉得是先活下来,但这么多年我越来越觉得,最重要的是mission,是core value,也就是你的愿景,你的核心价值观,因为business的背后终究都是人,但凡我们人生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们都可以有活下去的可能性,而只有把核心价值观放在利润之前,放在一切之前,我们才有可能不偏离本心一直在相对“正确”的轨道上,利润只是随之收获的附加品。


在我自由做事的这些年,所有看似是缘分使然来到生命里的一切,并非没有主线,如果把人生用商业思维去看待,我们自己的成长经历就好比是经营一个公司的发展,我们的品牌是自己的IP,我们向内输入的一切是我们的成本,也就是对自己学习成长的投资,我们向外输出的一切都可以是我们的产品,这个产品可以是具体的商品物件,也可以是内容输出,得力于互联网时代,这个产品的形式越来越多元化,然后市场会根据你创造的价值给予你相应的回报。


这位伙伴说,从最早年创业认识至今,他发现我做事是有主线的,也就是核心价值观,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几个方面:爱的发心,自由多元,成长疗愈,自然环保,孩童教育,平等独立。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我觉得很感动,因为你会知道在这个茫茫世界,真的有人在用心觉察。我看似参与了很多事情,骑行推广平台,共享共创空间,山区助学,动物保护,自媒体,纪实拍摄,高海拔攀登,课程分享,等等,的确从来没有脱离过上面这些主线,只是输出的形式有很多种,影像,文字,音乐,商品,等等,也并不是所有都是盈利的,其实相当一部分是没有即时经济收益的。我很相信佛学里面的一句话,得多少财是要有对应的福报的,没有足够的福报得的只是意外之财,未必是好事。而重要的是让一切流动起来,让金钱流动起来,让能量流动起来。


最近在做的事情之一,和尼泊尔的一个本土品牌有关。最初主动联络这个团队的初衷,除了看中产品的设计和品质,更多的是被她们的品牌故事打动。创始人和几个生活在贫困地区的尼泊尔妇女,靠手工编织的手艺,将初创团队从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人,几十年里帮助了越来越多尼泊尔本地妇女实现经济自由独立。这次走访了她们在博卡拉的工厂,出于爱的发心,我决定长期跟拍这个小众的尼泊尔品牌,顺便把她们的产品推广至更多地方。晚上回到电脑前整理素材,隔着频幕仍然能感受到有爱的氛围,我和伙伴感慨道,如果在一个地方工作的人都是面带笑容,欢声笑语,那她们一定是在用爱的发心做热爱的事啊。

























量子力学|佛


我从小就不爱睡觉,总觉得睡觉是一件很浪费时间的事,包括吃饭,尽管吃和睡是维持生命的基本前提,但我仍然不乐意把太多时间给到这两件事,就这么也算健康地生长到了三十有几。在我看来,睡,够精气神就好,吃,填饱肚子就行。一位喜欢美食的朋友不解地问,那你注重什么呢?


“时间吧。”怎么与时间相处。好比同样在户外大自然中,有非常多的方式可以与时间相处,登山,徒步,滑雪,飞伞,越野,露营,等等,我不拒绝任何一种人生体验,但时间,似乎永远都优先给到了登山。而但凡不是因为登山开启的旅途,大概率是因为和谁一起共享时间。吃饭亦是一样,让我心生欢喜的不是美食本身,而是与谁一起共享时光,否则,一个人几片面包就很满足。我很早就发现自己在热爱的人事物上有非常明显的分别心,觉知让我不带分别心去爱众生,而本能让我仍然保留心底最独有的偏爱,给特定的人事物。所以在分享时间上,我是吝啬的,也是慷慨的。


“如果人可以不睡觉就好了,可以省下大把的时间,给到更想做的事情。每天都有太多想做的、想学的、想探索的、想记录的,可是时间就这么多。“我常常有这样的感慨,近期频率尤其高,为什么呢,身边的朋友也看到了,因为在原本的生活和工作基础上,我在音乐上多了一位队友。其实我们是老朋友了,只是往日联络不多,相识快7年,同为与佛结缘的友人,我们见证过彼此身边的悲欢离合,直到前阵子才在音乐上有了新的碰撞。音乐不是我的专业,但它占据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朋友说,你们单独开一个视频号吧,不然你都快变成音乐博主了。哈哈,我笑了。我问她,你想吗?她说,嗯,都行。


其实这些形式上的东西,都不重要。我不知道我们会在音乐的路上相伴多久,我也没有想太多以后,当下的彼此是自由和快乐的就好,唱歌是我们用的最多的交流方式,我们都在成为更好的自己。我喜欢这种活在缘分吸引里,而非关系捆绑中的状态,也感恩能够遇见同频的伙伴,生命依旧燃烧。有时候人们越追求长久和不变,就越容易脱离本心,当我们无所外求时,生命已经不知不觉走了很久。


这些年经历很多,体验过长期稳定的关系,也体验过不被世俗认可的情感。不变的是变化。现在回看,以前不太能理解的人生百态,似乎都有了新的认知感受。然而,没有什么比看见自己和身边的人越来越好而感到喜悦的了。



一个学生和我讨论课程里面提到的量子力学,如何从量子力学的角度看待日常里发生的人事。量子力学里说,任何东西都有波粒二象性,我们既是波又是粒子。量子力学里有一个原理叫测不准原理,说的是,对一个粒子如果位置测得越准,速度偏差就越大,反之亦然。波很有意思,你无法像看一个粒子那样去观其全貌,因为它是无限的,我们对它的任何一种观测度量其实都是在对波进行相互作用,因为它会受到扰动,我们一旦主观介入进行观测度量,波就不是原来的波了,所以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原本的波是怎样的,但倘若我们不主观介入观测度量,我们又无法感知它的存在。


其实量子力学和佛学里说的无常是异曲同工的,我们只能靠悟,但永远无法真正把它抓住。它无处不在,我们身在其中,我们是它的一部分,但我们无法真正抓住它,我们的任何一个执念、刻意而为之,都是对它的一种干扰,干扰后,它不再是原来的它,我们不再是原来的我们,它究竟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因为我们就是它。


人性里一个特质是越缺什么越想要什么,从神话故事里寻求长生不老开始,人就有这样的特质,而生命终将终结。爱不是永恒的,但人们许下爱你一生一世的誓言,然后用一段关系给彼此戴上“安全套“,殊不知,用有限的规则去规范无限的世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像波,我们越测量它,越干扰它,它就越不是原来的它。我们越想证明它和自己的存在,越想抓住它让自己心安,而它根本就不是我们所想的样子。如同爱情,友情,任何一种感情,信任,关系,工作,生活,事件,等等,它无法度量,没有标准,你越去观测它,它越会脱离原本的它。你只有感受它,接受它是它,它才存在,接受你永远无法看到真相,因为当你主观看见它,它就已经不是原本的样子了,没有真相,就是真相,局部也可以是整体,因为整体永远不可知。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我最注重的“时间”。我们小时候在书本里学到的知识,好像无一例外都是眼见为实的科学。科学对世界的测量主要是靠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给光赋予了一个不变的速度——光速,当时间用光来度量,它是一个东西,我有时候会想,那如果用其他的度量方式呢?例如用心的感受?我之前在个人网站上做过一个交互小游戏loishong.com/play),里面有一个问题是:如果你的年龄不是按照年月日度量的,而是按照令你难忘的天数度量的,你觉得你现在几岁?截至目前后台统计的数据是,18%的人年龄小于10天,55%的人年龄在10-50天,27%的人年龄在大于50天。如果用心的感受去度量,人的年龄除了只是一个主观数字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意义。


我们小时候在书本里学到的科学知识让我们认为我们所见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是用光在度量的,而这个世界其实就是我们用自己的主观度量创造的,如果我们将这一切推翻,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但这似乎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既是粒子又是波,我们身在其中,一切所谓眼见为实的唯物,也可以解读为是唯心。





Bình luậ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