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is Hong

边行边爱,执风远走



惯例,每一篇文章的开头,分享近期身边暖心的一二瞬间。


收到一封特别的邮件,来自几年前拍摄的一对英国同性爱人,她们在不久前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宝宝,和我分享这份喜悦。我隔着屏幕情不自禁地笑了,回看当年给她们拍的短片,第一个把这份开心的消息发给了当下的她。

画|🐷


最近听到的一个爱情故事。歌手和摄影师相爱了,天蝎和巨蟹,从此多了一个专栏,「她拍」。她的巡演,她在后台,初次见面,她说,“妳好漂亮啊”,她回答,“妳也好漂亮”。她写了一首歌,她来唱,她来拍,她在镜头前,她在镜头后。两个女孩,心里住着两个疯癫的少年,在过去的平行世界里,相互陌生,相互熟悉,在恰如其分的时间,相遇,相吸,相知,相爱,从此人世间的规则,不管不问。知乎上有个问题:爱情来了是什么感觉?有个人回答: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她说,爱情是傻笑,是蓝色爱心,是不转动的大脑,是粘牙的快乐,是小心翼翼又炙热燃烧,是心里有一匹奔腾的野马,是胸口有一只跳跃的麋鹿,是空气中弥漫着你爱的白桃乌龙,是南京十一月的初冬等妳来拆。


性情中人,身体真的只是皮囊,你永远不知道它会载着我们飞向多远。她们在家弹琴唱歌看电影,睡前她说,“你都没有护肤品的吗”,她回答,“我懒”。她生日,她们一起回爸妈家吃饭,她没准备礼物,她却拎了一包东西来,装着她习惯用的几款乳液和眼霜,她说:“给”。她心里甜甜的,回答:“遵命”。和爸妈一起唱生日歌,吹蜡烛,她的眼睛笑成一弯月牙,清澈得实在太明显,她拉着她的手,从后面抱住她,她问她开心吗,她说,“开心,准确地说,是幸福”。她喜欢听她说话,听她讲过往的人事与感受,她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她说那是发梢涂抹的精油香味,于是她每次见她都会涂一些,但她觉得,那和外物无关,那是她爱的奶香味。她说,“我喜欢你整天屌不拉几的感觉,但对我却不会屌不拉几”,她傻笑回答,“我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是个傻子“。她发来消息,问明天空不空,去山里走走。她看了看手边堆着的事,心想,去他妈的,转身回答道,“好啊,完全无法拒绝。如此难约的我,也有今天”。她喜欢问,你在想什么呢,没想什么,你笑啥呢,没笑啥,看见你就想笑,你看我干嘛,我就喜欢看着你,你好看,你别老看我,我要撞车了,咱们去哪儿呢,随便,就这样呆着,什么都不做,都很美好,空气都是甜的。她每天习惯早起跑步,然而有她的早上,赖床到下午,她在耳边哼起小曲儿“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早餐变下午茶了”。她说她是她自律人生路上的绊脚石,她说她俩就像磁铁的ab面,一见面“啪”就吸一块儿了,掰不开,那么就相伴相绊一程吧。她问,你会不会怕受伤,她回答,不怕,伤痛未必不是一种福分,人生倘若怕这怕那,岂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再痛的已然经历,穿越幽暗终获微光,此后的遇见皆是风光。任其自然发生吧,如一棵野生的树,洒脱而葱郁,这是自然本该有的规律。她没什么大志向,一生只求和爱的人在一起做爱做的事,她回答,这才是最难的,这是大部分人都实现不了的不是吗,她说,因为大部分人不敢,只要想,就一定行。她说,遇见妳以后,我好像更有能量了,她说,那是妳本身就有的无限大的能量,在见到妳唱歌的那一刻,我就看见了。


山水有相逢,一期一会,若非炙热的燃燒碰撞,孤芳自賞更好。人这一辈子,勇于逆流而行的收获,将会是一场丰满的善待。所以女孩,大胆地去活吧,去唱,去跳,去精彩,去经历,去大笑,去疯癫,去亲吻,去拥抱,去自由,去爱。

她说,想说的话有很多很多,对妳我来说,相识不难,亲近不难,爱恋不难,相处不难,承诺不难,难的是,慢慢来。长长的路慢慢爱,浅浅的浪漫,她知道她明白,这世上所有的久处不厌,都是因为用心,细水长流,来日方长,爱与自由。

你曾飞蛾扑火,也曾披荆斩棘,曾以为自己耗尽了一生最大的力气与浪漫,跌跌撞撞后,庆幸,原来我仍然有数不尽的浪漫和爱,当遇见妳与温柔,边行边爱,执风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