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在沙漠拍摄时我在想什么



“终于有稳定网络了。”我和Anana说。坐在府河边的窗旁,整理这两个月在路上敲下的碎片文字,从珠峰到戈壁。每一次出行我会带一小瓶茶叶,根据行程的时长决定带多带少,如果一趟行程结束,茶叶还没喝完,就随意多停留一阵子或者去下一个地方,住到茶叶喝完。



在戈壁,一位北大光华的戈友问我,为什么喜欢拍摄?是一种表达吗?这个问题被很多人问过,有些时候是一种表达,但有些时候的确没有想表达什么,可能更多的是能量流动的一种方式,或者就是让人们在当下停一刻,抓住那个moment。


从四月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到五月敦煌的玄奘之路,这一路上跟拍了很多很多人,在未知的村落,雪山,沙漠,和不同的人们走上一段,说说话,记录下他们当下的瞬间,然后和他们挥手告别,再来到另一群人的身边。


戈壁上遇见一位复旦戈友,是我在德国一个老同学的朋友,我们离校后失去了联系,却在多年后偶遇了交集。“你看,大漠无边,万物生生不息,我们只是路过。”我说。


“我想融入这一切!“她说。


我们彼此笑了。我按下快门键。这种体验放大了也就是人生,缘起缘落,缘聚缘散。


她问我平时拍什么比较多,我说,人与自然的关系多一点,但其实看缘分,我并没有刻意挑选拍摄的题材,我觉得拍摄者与被拍摄者之间也存在频率。拍摄不是我以此谋生的方式,所以对我来说更加自由一点,享受那个过程,人们时常自己都不会知道,当下那个瞬间是多么的触心。


我会看见,每一次露出洁白牙齿对镜头笑的人,喜欢竖起两个手指✌️表达喜悦的人,能量满满将黑天鹅课题融入日常娓娓道来的人,笑起来眯着眼自带诙谐可爱的人,有点小倔强但对每一位队员都很关心的人,很认真地回应我在镜头后面的加油和慰问的人,每一次奔跑都不忘重复“一起出发一起到达”口号的人,不善言辞但默默做事的人,累到不想说话仍然会对着镜头用力呐喊打气的人,一边自嘲一边又为整个队伍操心操力的人,小小身型大大的耐力、不乏幽默真情流露的人。队友卓倩倩说,回看影像,有哭的冲动,这大概就是纪实影像和内心感受碰撞出来的化学力量。


某一天在戈壁营地,那晚的沙暴特别大,每个人早早地钻进帐篷,我蜷缩在睡袋里看书,飓风把头顶的营地灯吹得摇晃到无法专注。我和朋友开玩笑:从一个角度看人类好可爱,制造出这么多好玩的游戏,自己在里面玩的不亦乐乎,从另一个角度看人类又不那么可爱,在游戏中你争我斗甚至相互残杀,这里的游戏不限于各种竞技比赛、等级分化、权利争夺、种族战争。有时候觉得人类真渺小,只是这茫茫宇宙中的一个个粒子,有时候觉得人类也是真伟大,进化出这么一整个星球的文明,制造出汽车,轮船,飞机,飞船,我相信未来人类一定可以移民去另一个星球开启另一片盛世。到那个时候,人们在向其他星球介绍自己时,是不是会说“我是地球人”,而不再将自己局限对立于某一个国家族群。


这些年做了很多Mindfulness life education的内容,和伙伴聊到最多的是,怎么在有限的生命过程中活出每个人的无限,这是大部分学校、尤其是应试教育的体制内课程不曾教授的。科技经济发展飞速,它带来了很多好处,这是值得欣喜的,但社会文明是否真的一直在进步,我们又怎样理解进步呢,人们是否能够越来越活出内在的能量,我们的社会是否对这个多元化的世界越来越包容?一个课程里的学生问我,为什么做Mindfulness life education?我觉得当下的社会并不缺乏知识和技术,在过去十几年里,我接触过来自各个国家各行各业优秀的人们,包括社会定义下的知名企业家,教授,科研人员,奥运冠军,品牌创办人,也包括默默无闻的餐饮店老板,艺术家,飞行员,卡车司机,小学教师,等等,我们普遍发现,人类过度重视头脑的发展而忽视了心的力量,当我们在谈论成为优秀的自己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知识技能并不等同于文化涵养,好比财富并不等同于幸福,人作为“人”这样一个生命物种,缺乏更多对自己的认知,自己和自己的关系,我们对内在的探索和塑造,决定了我们在面对外部世界时,是如何照镜子的,我们如何通过认知自己、接纳自己和塑造自己,更好地接纳这个世界,从而进一步塑造我们的社会文明。


2016年我从当时的创业团队暂时退出来,去做拍摄,七年里跟拍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人和事,很多是非商业性质的纪录型影像。创业和拍摄是两件非常不同类的事,但其实到现在我觉得两者也有相辅相成的地方,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是,既能全身心投入,又同时置身局外。公司的伙伴说我做了很多看似反商业的事情,很多人说创业的首要目标是追求利润最大化,我觉得创业的首要目标是实现人的美好,在解决基本生存之后,每个人其实可以有很多选择,我接触过的有些项目规模真的小之又小,但这没有什么不好,在我看来,重要的不是你做成了什么,结局是怎样,因为人生到死亡前都没有结局,而死亡也可以解读成另一种开始,所以人生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故事,重要的是在做事的过程中,我们成为了怎样的人,收获了怎样的人生旅途。


登山的人,登顶算是故事的结局吗,当然不是,登顶完了还要下撤,下撤完了还有后面的路。登完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算是故事的结局吗,不是。登完世界上全部14座8000米雪山,算是故事的结局吗,也不是。戈壁的跑者,冲线算是故事的结局吗,不是。应届的考生,拿到心仪的成绩单,算是故事的结局吗,不是。结婚十年的夫妻离婚了,生活中再也没有交集,这算是结局吗,当然也不是。获得奥运会冠军,算是结局吗。公司上市,财务自由,算是结局吗。都不是。

小时候看很多电影都会给一个皆大欢喜的大结局,超人打败怪兽拯救地球,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到永远。小时候听故事总喜欢问,然后呢,最后怎样了呢,总希望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归宿。读过《红楼梦》的人应该都知道,里面有很多故事都没有结局,很多人出现过一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所以小时候读不懂《红楼梦》,总认为作者没有写完,但后来觉得,可能那些人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呢,因为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很多然后,当你知道相聚终有别离,人生必然走向衰亡,你还会去热爱,去赴汤蹈火,去用力奔跑,这在我看来就是生命的美。而有些时候,你觉得故事已经是大结局了,但其实,还远着呢,比如...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