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向日葵



前段时间出差,好友因为前一段婚姻的结束,临时带着娃来南京在我家里住了一阵子,顺便在我不在家时帮忙照看猫咪。

“接下来要做单亲妈妈了,准备好了吗?”我问她。

“亥,早就想单枪匹马了。你难道没发现,所有女性迎来人生第二春和事业高峰期都是在离婚后吗?”

“哈哈,还真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经历过长期感情结束的女性很难有质的蜕变啊。”

我知道她做这个决定是花了多大的勇气,并且迎接她的很可能是一段持久的历炼期,在没有任何后路的情况下,因为我经历过类似的阶段。我既心疼她,同时也打心底为她高兴和自豪,因为此刻的她是真正独立与自由的,我看见了她强大的内在力量的觉醒。

我们难得有机会坐在一起聊天,聊到“自由”这个话题。朋友说她这几年和我一样越活越自由了,不用九九六打卡,虽然带着孩子但也不是全职妈妈,离开了曾经供职的大机构,做着看起来是美的、自己又喜欢的工作,不用依靠前夫,可以随心所欲,灵魂独立的前提是经济独立,当然也面临过来自身边人的很多误解甚至嫉妒和诋毁,包括离婚这件事,也是遭到了全家人甚至身边朋友圈子的一致反对,因为前夫并不是哪里不好,她只是单纯地想换个活法了。


“有你在真好,我知道你不一定懂我,但你一定能在这个时候接住我。所以我第一个就是想到投奔你一阵子。”

我和她说,我观察自己这些年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不再执着于和一个人白头偕老的感情了。以前的我,可能是因为从小受父母幸福婚姻的影响,总觉得那样的感情才是圆满。这些年更多的是活在缘分里,而不是关系或圈子里,这让我找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和快乐。


下面是我和朋友的一段对话——

S: “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往自由之途。其实当我们在谈论自由时,我们可能在谈独立、选择、责任、身心灵成长......”


H: “是的,自由是有相当高代价的,所以很多人一边说着向往自由,一边又很难真正去承担它所带来的后果。我不觉得人会有绝对的自由,我们也都在追求自由的路上,它会是一个不断感受节奏和调整平衡的过程。”


S: “嗯,自由不是散漫,它甚至是更深层次的节制和承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即使向往自由,仍然选择在一个地方上班,因为即便你觉得不自由,但也因此省去很多自我管理的精力,你只需要按照老板交给你的任务去一一完成就好了,你总有做不完的事,这也让你免于空虚无聊。当你真正需要自己来管理这一天甚至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你会发现没人管的生活其实更难。”


H: “那,你觉得自己是心灵上更自由了,还是说在生活的选择上?”


S: “都有在进步吧,相比之下,心灵自由更难一些,因为首先你得经济独立,然后你会看到自己的局限和自以为是,其实就像你总在文章里写的,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我们内心对这个世界的投射,根本没有所谓的真相和真实,都是我们自己局限的认知所产生的意识和看法。我辞职后,工作的时间反而越来越多了,常常是一天十二小时的工作量,包括我决定离婚后,虽然看起来我失去了稳固的家庭关系和所谓的依靠,但我更快乐了,选择权也越来越大,这种自由感是以前无法体会的,我的意识是在时刻进步的。”

这时候突然门铃响起,原来是小区里的几个孩子。说来很有意思,几个月前我在家办公,听见院子外有小朋友在喊,“有没有人在家呀?”

寻声走去,透过院子高高的树丛,隐约看见两个7、8岁大的男孩女孩,男孩见我拉开玻璃门,朝我喊道,“阿姨你家好漂亮呀,我们能进来看看吗?”

“你们绕到大门进来吧,我给你们开门。”

两个孩子很有礼貌地先在门外脱了鞋,掸了掸雨天粘在裤脚的泥土。他们在家里楼上楼下每个房间都跑了一遍,男孩眯眯眼睛问我,“阿姨你还没结婚吗怎么一个人住呀,你不孤单吗?”

我被这小男孩一上来的问题问笑了。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说,“阿姨,哦不对,我叫你姐姐吧,年轻一点,嘻嘻,如果你觉得孤单的话以后我们经常来找你好不好呀?”

哈哈,这回我直接笑得合不拢嘴,现在小朋友都这么会撩吗,我心想。

自那天起,隔三差五的晚饭后只要我在家,他们几个就会溜达来我这儿呆上个十几二十分钟,有时候我在忙的话,他们就自己和猫咪玩耍,玩玩乐器,去地下室打打篮球,时不时跑来我电脑屏幕看看我在干嘛。我和他们约好,不给大人们说我们之间的秘密。


这次男孩带了一束向日葵,说是之前看到客厅的花瓶里一直插着几束假向日葵,这次给我带来几束新鲜的,问我喜不喜欢,我问他哪儿来的钱买的呀,他说是骗爸爸妈妈要送给学校老师的,在小区门口花店买的。

旁边的女孩子一个劲儿地笑他脸皮厚。

我....哈哈哈。

朋友在旁边看得哭笑不得。我问朋友,将来你的娃如果也这么隔三差五偷偷跑去小区里某个怪阿姨家里,还不告诉你,还骗你钱给她买花,你怎么想?

朋友说,我会向娃学习学习撩姐姐的技能!


哈哈哈。

《真假向日葵》